公司新闻

毕业第一站:乡村支教,他把“笨孩子”教到数学满分

毕业第一站:乡村支教,他把“笨孩子”教到数学满分

1995年出生的许锐锋是支教队伍中许多人熟知的“许师兄”。

支教期间,他每周上29节课,创下一年上课超1100小时的记录。 因出色的教学成果,前不久他还为新一批的支教老师分享授课经验。 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电子商务专业毕业后,有志于基层工作的许锐锋加入了“希望乡村教师计划”,来到家乡潮州的下寨小学,承担六年级数学、美术、信息、思想品德课,以及一二年级的音乐和体育课。

他依靠自身的努力,因材施教琢磨方法,让学生们的成绩大幅提高。 “OK老师”办法多下寨小学的硬件设施让他感到很意外,“居然有可以触屏的显示屏和投影仪的多媒体教室”。 只是学校只有89人,每个年级一个班,总共7位教师,平均年龄超过50岁,一个都不会用这些设备。 许锐锋是学校少有的年轻面孔。

尽管此前没有支教经历,但许锐锋特别喜欢琢磨方法。

第一天上课,他就给自己取了个绰号“OK老师”——“我和你们哥哥差不多年龄,在别的老师那不OK的在我这里OK”。 他笑着说怕“受学生欺负”,没法把控。

在他的课堂上,上厕所随时可以去,上课累了可以站起来,甚至还允许学生讲悄悄话,但有个前提——学生必须举手。 “要让他们懂得尊重课堂”。 他鼓励学生带水杯,讲课累了时,他一句“喝水时间到”,让大家休息喝口水,“培养他们的契约精神”,自己则背过身喝水。

为了上课鼓励学生积极发言,许锐锋还想出了一整套奖惩办法。

“上课每回答一个问题,就奖励一个小星星。 五个星星可以换卡片,集齐卡片到期末就可以换礼物。

”而平时做好事、值日清扫卫生,甚至指出作业批改错误等,学生也能收到奖励。

但像迟到旷课、打架则会相应扣除奖励。

他的音乐、体育等副科也备受学生欢迎。 许锐锋饶有兴致地介绍自己的“发明”——“我们会在操场上设置很多环节和主题,就像《极限挑战》和《跑男》等节目一样,采用过关卡的制度,大家分组比赛赢得星星。

”为了丰富业余活动,他甚至组织过合唱团和拍卖会,把大学社团式的合作观念带给孩子们。

孩子开心之余,成绩仍然不可放松。 作为毕业班的数学老师,许锐锋肩上的担子不小。

刚开始,他“没法想象六年级学生的数学差到这种地步。

”——“我问他们2乘4等于多少,有好些人不知道。 然后我问6+8等于多少,有些人报12、17,想半天,没有几个答得对”。

许锐锋很快意识到没法按照统一的方法教学。 按照许锐锋第一次摸底考试的评估,学生被分成了3组。 每次下课,他都会在黑板上布置三份作业。 “不懂九九乘法表的做一份,四五年级知识不懂的做第二份,剩下的人才会安排做当天上课的内容。

”他还为此买了三种不同的作业本分发给学生。

“按照过去的方法,很多学生不知道做,只能抄作业。 ”1个学期后,整个班的数学平均分提高了十几分。 第二个学期的第一次月考,他班上的学生考得满分,拿下全镇第一。 毕业时,他带的16名学生有4位考上了县重点中学,成绩和县重点小学并列第一。 捍卫学生的尊严许锐锋明白,只有将学校、家长和支教老师形成合力,才能使支教成果最大化。 “落后的不是教育环境设备,而是师资、当地思想观念和文化水平”。

当地家庭的家长以外出务农为主,学生很多是留守儿童,由爷爷奶奶照顾。

为此,许锐锋在课间和学生们聊天了解个人情况,中午和下午饭后,他就去做家访,“有些家长在外打工,但特别溺爱孩子,给孩子买手机玩游戏;有些学生家徒四壁,吃都吃不饱。 不重视教育的情况很普遍。

”这让他更全面地思考教学中碰到的问题,因人制宜地引导孩子。

有次,一个学生在考完的数学试卷上自己签了名,怕挨打不敢给家长看。

许锐锋就跟学生约定,“只要提前跟我讲,不签字也可以”。

后来,这个学生的成绩进步很大,许锐锋特意用红笔感叹号标出来,鼓励她回去试探下家长的心情,说被老师表扬了,再拿去签字。

“她很开心,但第二天,她在座位上哭着说试卷被爸爸烧掉了,我当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 ”许锐锋有些无奈,“只能慢慢引导吧”。

新学期伊始,他鼓励这个孩子上台说出自己的新年愿望。 “孩子想了很久说希望爸妈不要经常吵架。 ”许锐锋说,看到这话忍住没掉眼泪。

尽管这个学生也有些劣迹,但许锐锋一直在想办法开导。

有回他在学校看见家长当着很多老师的面骂她,许锐锋心里斗争了好一会,还是忍不住上前交涉,他说:“我小时候也偷过爸妈的钱,偷过东西,我敢承认也敢改。

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有什么丢你脸的”。 每个月,他都鼓励孩子给他写信,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。 “我经常想,一年的时间能为学生带来什么。 作为一个老师,已经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。 让学生变得更好,懂得做一个好人,我就问心无愧了。 ”他的家里还留着厚厚一叠学生的信件。

有空,他就打算回学校再看看孩子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