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美联储也要降息了 全球降息大幕正在快速拉开!

美联储也要降息了 全球降息大幕正在快速拉开!

  刚刚,澳洲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%,为历史最低水平。

  当地时间6月3日,今年拥有投票权的委员、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,美联储可能很快就有理由降息,以便提振通胀。

  与此同时,也预计美联储可能在今年降息两次。

  作为去年增长最快的经济体,印度也分别于今年2月和4月各降息两次,将基准利率由%将至6%。   欧洲央行、瑞士、新西兰……加入降息大潮的队伍,有望继续壮大。

  直升机“撒钱”and流动性的美妙  时间回到2002年,还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教授的本·伯南克,针对当时深陷债务通缩的日本,提出了他的“直升机撒钱”理论。   伯南克为日本设计了三种“撒钱”方案。

  1)央行直接在财政部的账户上新增10万亿日元现金。

拿到这10万亿日元,政府可以用于基础设施投资,可以用于普遍性的减税,以此即可刺激经济发展。   2)财政部直接向央行发行10万亿日元零利息的永续债。

和上一方式一样,财政部发债所筹得资金,同样用于增加支出或减税——如果发行的永续债有利息,央行可以承诺每年将利息返还给财政部。   3)财政部向央行直接发行正常到期期限、市场定价10万亿日元的国债。   债券发行之后,央行同时承诺,到期后一定重新购买等值的国债,永远持有,这样一来政府不用担心资金来源,可以完全灵活地增加财政支出。

  根据这个理论,伯南克信誓旦旦的对日本人说,按照我的理论,肯定能够解决你们的通缩问题,日本式长期通缩环境绝对不会在美国出现。

  当时的日本央行行长叫速水优(HayamiMasao),听了伯南克的这理论,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学者、学者、学者啊!  可是,即便理论说的一套一套的,可是日本人就是没听进去。

  回过头来,还是自己的祖国美国,给了伯南克“理论联系实际”的机会。

  2006年,伯南克接替格林斯潘就任美联储主席。   要知道,这可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央行行长,一贯以“货币政策的独立性”闻名,连总统的话都可以不听。   上任没多久,就爆发了2008年金融危机,雷曼兄弟倒闭,美国信贷市场急剧冰冻,整个金融市场陷入急剧通缩局面,俨然有种“大萧条”的阵势。   也是巧了,伯南克正是研究大萧条的专家,他的著作《大萧条》,就主要讨论1929-1933年大萧条发生的原因和各种变量之间的传导机制。   于是,伯南克按照2002提出的“撒钱”理论,在美国启动了大规模的QE(量化宽松),而且是连续实施了三轮。

  而从美国建国到2008年8月,200多年时间美国总共也就印钞8300亿美元,但是就在三轮QE过后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已经高达万亿美元。

  数据来源:Choice数据  算下来,6年时间内,美联储疯狂印了万亿美元。   由此,本·伯南克也获得了“直升机本”的绰号,也就是“撒钱王”。

  2009年,我国跟进了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(很多人说这是中国版QE)。

  数据来源:Choice数据  2013年看到美国经济因QE明显复苏后,日本央行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安倍政府上台后,任命黑田东彦(KurodaHaruhiko)为央行行长,2013年紧急启动大规模QE政策,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于是也开始极速飙升。   如果与自身经济规模相比,日本印钞量远比美联储更猛:  2013年1月,日本央行的资产规模还不到160万亿日元;  6年之后的今天,这一数字就变成了今天的万亿日元;  算下来,暴增了386万亿日元,这几乎与美联储6年QE的规模完全一样。

  此后,欧洲央行也于2015年推出量化宽松……。   各国央行纷纷效仿美联储,转向宽松的货币政策,全球进入“量化宽松”周期,各国经济也逐步从金融危机之中复苏。

  这也印证了那句话,没有什么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多印点钱。   美联储转向,新兴经济体被收割  作为最早开始“撒钱”的国家,美国自然很快从经济危机中复苏,经济走出一个明显的增长轨迹。

  数据来源:Choice数据  从数据上看,在金融危机的早期,也就是2008年三季度开始,美国经济陷入负增长的阶段,这种情况连续持续了6个季度。

  到了2010年一季度,美国经济危机后首次实现正增长,GDP同比增长%,直至今日,没有再出现过负增长。   而到了2017年、2018年,美联储连续密集加息,导致新兴经济体国家资本外流,货币贬值。

  包括土耳、巴西、印度、南非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汇率,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,接近甚至达到2010年以来的新低,新兴经济体货币面临被美元“收割”的无奈局面。

  有的国家不得不被动跟随美联储加息,以避免货币崩盘。

  如阿根廷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500个基点,至65%高位;土耳其央行一度将基准利率由%大幅上调至24%,加息幅度高达625个基点。

  “加息不是你想不加,就能不加的”,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之强势,对全球的影响力之大,也可见一斑。

  全球增长放缓,宽松潮再起  与此同时,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,外部宽松的可能性仍在增加,一旦全球宽松潮降临,国内很难说不会进一步放松流动性。   如下图所示,包括发达经济体、发展中经济体在内,继2019年1月,IMF于4月初再次下调全球多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,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,并没有因为步入新年而变小,反而实实在在增大了。   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 最新的数据显示,德国、日本和英国的数据均十分疲软,而美国的数据更是创下10年新低。

HISMarkit的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(PMI)在5月跌至,为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。

  一向增长强劲的新加坡也没能躲过一劫,其5月份制造业PMI在连续扩张32个月之后,首次出现萎缩,环比下滑,至,低于50的荣枯线。

  作为增长榜首的印度,在上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一季度,GDP同比增长%,增速为2014年6月以来最低,让出了全球增长最快经济体的宝座。

  此外,韩国、日本的经济数据也不如预期。

  在持续走低的经济预期背景下,各个国家纷纷转向宽松,市场也形成了宽松的预期。

  尤其是是澳联储,直接在今天(6月4日)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%,为历史最低水平。

  要知道在人类历史上,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澳大利亚一样,可以连续超27年不发生经济衰退,就连肆虐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也没有让该国出现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的衰退现象。   而现在,全球经济的低迷,明显已经影响了这个“最抗衰退”的国家。

  更多的国家,正在加入降息的行列:  2019年2月,印度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%;  2019年4月,印度再次降息,将基准利率由%降至6%;  2019年5月初,新西兰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%,为新西兰历史上的最低水平,也是首个降息的发达国家;  也是在5月份,马来西亚央行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%;  菲律宾央行把关键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%,为2016年以来首次降息。   市场最关注的美联储,也进一步转鸽:  6月3日,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,美联储可能很快就有理由降息。

  他的原话是:  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美国通胀疲软,都令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不断上升,美联储降息“可能很快会得到保证”。

  最后,还是那句话:  没有什么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多印点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