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震惊于生命的苍白无力和空泛,一直以来就想轻生......

震惊于生命的苍白无力和空泛,一直以来就想轻生......

  有一天,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,被爸爸按在地上一顿暴揍,我哭天喊地,痛哭流涕,苦苦求饶,在痛哭的间隙,我远远看见一个人朝着我挨揍的方向走了过来,我心想,这回我可有救了,一个大人,看见另一个大人在打孩子,总会劝上一劝的吧!  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个人走到我的跟前,非但没有拉开我爸爸,反而一边快快走过一边说,这个孩子,就是该打,该打!  我幼小的心灵,怎么也想不明白,我怎么就该打?那个老头,我问你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该打,你就怎么知道我该打呢?  没有佛心的善念也就算了,偏偏还助恶,我和你有仇吗?  这个老头不是别人,他就是我亲亲的老爷,也就人们常叫外祖父的人。

  是的,这就是我说的第三个被女人弄死的人。

  老爷解放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主,家里有三,四百亩地吧!娶过三方女人,所以我有两个舅舅,六个姨,说老爷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主,是因为老爷是一个真正实干的地主,他的地,真的是他辛辛苦苦经营劳作挣来的。

他的奢华和享受,也就是出门骑着大马,带着礼帽,过年能杀上几口猪而已。

  他罪过在于,在那个年代,别人连饭都吃不上,他却能吃上肉。   他更大的罪过还在于,日本人让他做保长,还给了他一支三八大盖步枪。

  解放以后他的地被村民给分了,接着就开斗争地主大会,没把他揍死,算他命大。   村民就问他一句话,为什么给日本人当保长?为什么要日本人的枪?  我现在想弱弱的替他回答一句:他妈的如果当时日本人让你们当保长,给你们枪,你们敢不当吗?你们敢不要吗?  但是,他当时的回答:是,我有罪,我是汉奸,我有罪,我有罪而已。

  我的姥姥,大概小我姥爷二十几岁吧!他还没有跟着我姥爷过几天好日子,就解放了,轮到她家中主事,就只有挨打挨斗受气的份了,这就是命运吧?  正因此,结成了我姥爷和我姥姥的恶仇,从我记事起,他们就像一对仇深似海,不共戴天的死敌,天是在我姥姥对我姥爷的怒骂声中慢慢变亮的,接着就是吃饭和劳作,接着在我姥姥对我姥爷的怒骂声中,天渐渐的黑了下去,第二天,接着重复,日复一日......  我想,本来我姥姥是屈就着嫁给我姥爷的吧?如果能享福,还能忍,现在,天天挨斗挨批受气,我的姥姥内心一定的发疯了,她把所以的怒气,用辱骂的方式,全撒放到了我的老爷身上了吧!  我一直觉得,在外十几年的批斗,在家十几年的怒骂,是我姥爷得了食道癌的根本原因。

吃饭时都不停止的怒骂,能不做病吗?不信你试试!  被女人怒骂致病,致死,我姥爷不是第一人,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人!  人就是这样一个奇怪是存在,虽然我姥姥有这样的一个错误。

虽然我姥爷的死和她有着极大的关系,但是,我姥姥却是我的一生中,内心里比较佩服的,有限的几个人之一。   奥,忘了介绍,我姥姥是一个裹着小脚的女人。   就是凭着这双连自己都几乎站不稳的小脚,我姥姥把自己的八个孩子,一步一步地送向了全国各地,改革开放以后,他们个个成绩惊人,我五姨的资产已过千万。

  这么多的地主崽子,如果在村子里不动,生活会怎样的艰辛!  不得不佩服我小脚姥姥的智慧,远见,坚定,勇敢!。